• 什么是翻譯學?馮慶華教授帶來第七期新生學術引領計劃通識教育講座

    時間:2021-01-05瀏覽:10設置

    【編者按】為積極推進“多語種+”辦學戰略,突出會語言、通國家、精領域,幫助外語學科新生從一開始就了解本學科的知識體系和研究領域,提升外語能力,掌握基本的學術研究方法,學校特邀資深學者舉辦外語學科新生學術引領計劃通識教育系列講座。20201211日,第七期外語學科新生學術引領計劃通識教育系列講座在上外松江校區成功舉辦,馮慶華教授為大家分享:什么是翻譯學。講座由高級翻譯學院院長張愛玲教授主持。


    “什么是翻譯學”講座內容

    講座主講馮慶華教授

    講座主持張愛玲教授

    馮慶華老師以“什么是翻譯學”的主題,從翻譯研究與學習中常見的十個方面,結合詳實的例證,為同學們剖析何為翻譯,以及在當下智能時代應當如何學好翻譯。這十個方面分別是:理解與表達、直譯與意譯、翻譯的等值、譯法面面觀、譯作的鑒賞、習語與翻譯、辭格的翻譯、文化的翻譯、語言學與翻譯、語料庫與翻譯。話題層層深入,馮老師旁征博引,妙語連珠,用輕松幽默的方式全面地為同學們解讀何為“翻譯”。

    一、理解與表達

    提到翻譯學,馮老師指出,翻譯并不是一個簡單的事情,需要做好“理解”與“表達”兩部分工作,即理解中的選義和表達中的選詞。他強調,翻譯從表面上看是語言的轉換活動,但語言作為文化的重要載體,其中必定涉及到文化的交流。因此即使是表達同一種含義,不同文化的闡述方式也不盡相同。首先,是理解中的選義。馮老師提到,英語中一詞多義的情況十分常見,而遇到一詞多義時,結合語境選擇單詞的正確含義非常重要。比如在“The idea runs in his mind.” 這個句子中,run意為“縈繞”,即“這個念頭縈繞在他的腦海里”。而在 “The street runs north.”這個句子中,run意為“延展”,即“extend(擴展、延展)”,這句話的意思是“大街向北延伸”。此外,在不同的語境中,run還可以理解為“傳播”“駕車送某人”“(眼淚)流下”等。其次,是表達中的選詞。馮老師提到,在理解單詞含義之后,譯者還應當在譯入語中選擇恰當的對應表達。以Vanity Fair(《名利場》)楊必先生的中譯本為例,英文原文“a good Christian, a good parent, a good child, a good wife or a good husband”中含有5個“good”,如果都簡單地處理成“好”,是目前機器翻譯都能做到的合格翻譯,但是優秀的翻譯,是應該尋求最恰當的表達。楊先生將這句話譯為“虔誠的教徒,慈愛的父母,孝順的兒女,賢良的妻子,盡職的丈夫”。這樣的譯法既使得表達多樣化,也體現了譯者本身的認知及主觀判斷,修飾語與被修飾語一一對應,各個修飾語之間不能互換。

    《名利場》(楊必 譯,圖片源自網絡)

    二、直譯與意譯

    由于不是所有的翻譯都能夠做到字對字翻譯,因此當無法直譯時,或者有時候直譯會產生“副作用”時,最好采取意譯的方式。馮老師以漢語成語“開門見山”為例,指出,該成語的字面翻譯是“open the door and see the mountain”。但是這種字面翻譯并不好理解,甚至容易產生歧義。因此,需要選擇與其相適應的意譯:come straight to a topic / in a straightforward manner,進而更好地體現出原文精神。同時,馮老師強調,意譯雖然名為free translation,但并不意味著譯者可以自由發揮,極端的意譯即是胡譯(random translation)。他建議,當直譯意譯均可以時,應當傾向于采取直譯,同時保留原文的形式與精神。此外,馮老師還提到了歸化與異化,前者指文化的直譯,后者則是指文化的等值譯法。比如“破釜沉舟”異化的譯法是“to break the caldrons and sink the boats (after crossing)”,意譯是“to cut off all means of retreat”,而歸化的譯法則是“to burn one's boats”。最后一種表達實際上也是英文成語,與漢語成語等值度達到85%以上,這種譯法幾乎能讓源語及目的語讀者獲得同等的閱讀效果。

    三、翻譯的等值

    馮老師進一步為同學們闡述翻譯活動的本質核心,即等值問題。也就是說,由小及大,從詞、句、成語、辭格,到最寬廣的文化層面,譯者都應當盡可能做到等值翻譯。以為例,普通的月亮可以直接譯為moon,但比如在文學作品中遇到“嬋娟”這樣的表達,譯為“moon”則會少了一層文學美感,譯為“queen of heaven”會更為合適。以辭格為例,修辭手法中雙關(pun)尤其難處理。馮老師講了一個英語謎語:Why is a river so rich? Because it has two banks。他指出,直譯此句,原文的文字奧妙與趣味將不復存在。因此需要擺脫形式束縛,靈活翻譯。當時廣受好評的譯文是:為什么河流是富裕的?因為它永遠向前(錢)流。再以文化為例,東西方對許多意象的感情都存在差異。比如在中國貶義居多的“狗”,在西方多用來褒獎忠誠、勤勞的品質。

    四、譯法面面觀

    針對“譯法”,馮老師詳細為同學們闡述了相關翻譯技巧。以正反譯法為例,英文中的肯定表達是 “Wet Paint”,也就是“濕的油漆”。倘若直譯為“濕的油漆”會十分奇怪,馮老師建議不妨反過來說“油漆未干”,更加符合中文表達。此外,馮老師還提到,有學者研究過唐詩三百首中,出現頻率最高的詞竟是“不”字,字頻為203次,與其同義的“無”字排名第六,字頻為124次?!安弧迸c“無”相加有327次,平均每一首唐詩里都會一個這樣的否定字??梢娭袊娫~中的否定表達有多么頻繁。他也建議感興趣的同學可以去研究唐詩對應的英譯是如何處理這些否定表達的。

    五、譯本的鑒賞

    為幫助同學們從譯本中鑒賞和學習翻譯技巧,馮老師為大家推薦了一些較為經典的名家譯著,包括:王宗炎主譯的《光榮與夢想》(The Glory and the Dream)、王科一翻譯的《傲慢與偏見》(Pride and Prejudice)、傅東華翻譯的《飄》(Gone with the Wind)、楊憲益、戴乃迭翻譯的A Dream of the Red Mansions(《紅樓夢》)、沙博理翻譯的Midnight(《子夜》)等。

       

    《光榮與夢想》                  《傲慢與偏見》

         

     《飄》                     《紅樓夢》             《子夜》

    六、習語與翻譯

    馮老師指出習語包括不同類型,在翻譯時,需要考慮習語的不同類型,選擇合適的翻譯方式。以漢語成語的英譯為例,馮老師指出,如果將“對牛彈琴”簡單譯為“to play the lute to a cow”可能會顯得不倫不類,而如果使用歸化的處理方式,則會更容易被人理解和接受。同時,馮老師強調在運用四字格時,要首先注意區分四字格與成語的區別:四字格是一種固定搭配,比如“晴空萬里”“謙虛謹慎”。而成語雖是四字居多,但也會有五個字、八個字的,且成語常帶有更深層次的語義,甚至有哲學成分。此外,馮老師指出,習語的翻譯還包括諺語(比如“天有不測風云,人有旦夕禍?!保?、慣用語(比如“破天荒”“馬后炮”)、委婉語、詛咒語、粗俗語以及歇后語翻譯。他提醒到,許多歇后語可能帶有譏諷或嘲笑意味,在使用時要尤其注意不要冒犯到他人。

    講座現場

    七、辭格的翻譯

    中英兩種語言都有著兩百種以上的辭格,如何巧妙處理這些辭格需要譯者好好下功夫。馮老師以曹禺先生的《雷雨》為例,其中有一句臺詞運用到了雙關的手法。當魯侍萍識出自己的兒子周萍時,幾乎脫口而出:“你是萍……”但卻不能相認,只得話鋒一轉說:“憑——憑什么打我的兒子?”這里巧妙的同音轉換直譯無法完成,因此王佐良和巴恩斯將之譯為:“Youre my -- mighty free with your fists! What right have you to hit my son?” mymighty的讀音相似,將這句臺詞的感情完美傳達,英美觀眾看到后稱贊不已。馮老師用這個例子展現辭格的翻譯雖有一定難度,但也富有挑戰性和趣味。


    《雷雨》(圖片源自網絡)

    八、文化的翻譯

    文化包羅萬象,當翻譯遇到不同文化現象時也需要譯者進行恰當地處理。以民俗 (customs)為例,馮老師解釋道,“?!弊?、“財”字倒寫,寓意“福到了”;而在西方世界中,“cross the fingers and touch wood”是表示人們在祈禱順利、平安,可見東西方民俗存在許多差異。同時,中西方歷史事件Historical Events的不同,也會有不同的翻譯。馮老師提到,西方的burn ones boat”一詞來自愷撒在公元前49年率兵穿越盧比孔河與龐培決一死戰時的燒毀船只、決一死戰的典故;中國的“破釜沉舟”則是出自巨鹿之戰,項羽命令將飯鍋打破、把渡船鑿沉,表示下定決心,為取得勝利準備犧牲一切。兩者雖然含義類似,但背后都有著其獨特的歷史事件。此外,馮老師還提到了文化的可譯性(Translatability),比如人名、節日名、雙關、詩歌、形象等。以人名為例,在David Hawkes的《紅樓夢》英語譯本里,許多人名未采取音譯,而是意譯。比如性格溫和、極富耐心的平兒便譯為Patience,而忠心耿耿的鴛鴦則譯為Faithful。這樣的譯名無疑更加易讀,使外國讀者更能產生聯想。

    九、語言學與翻譯

    馮老師在這部分著重從三個方面為大家介紹了社會語言學與翻譯,強調在翻譯時,譯者應當考慮到時代背景、說話者的年齡階層甚至性別,根據不同的表達特點采取對應的譯法。首先是稱謂與翻譯Address Forms and Translation),即稱謂語的使用。比如在過去,同志、師傅、朋友這類稱謂居多,但現在卻使用得很少。馮老師回憶道,在他的大學時期,在書店買書常稱店員為“同志”?,F在再回到母校的同樣的那家書店,再叫“同志”會略顯奇怪,一般稱為“老師”。還有一個過渡時期的常用稱呼是“師傅”,現在也較為少見了。其次是年齡段語言與翻譯Age Group Language and Translation),即不同年齡段的人也會采取不同的說話方式。孩童更多地使用疊詞,如“爸爸、媽媽”。隨著年齡增長,大多數人會直接稱呼“爸、媽”。比如“父親、爸、爹、老爸”、“母親、媽、娘、老媽”這些都是指代同一個人的不同稱謂。最后是性別語言與翻譯Gender Language and Translation),即男女不同的說話方式。比如在《紅樓夢》脂評本中,共出現了31次“小蹄子”,其中30次出自女性之口,男性則一般不使用這類詞。

    十、語料庫與翻譯

    語料庫是當下十分前沿的研究領域,也是智能時代學習翻譯的一個最大特征。馮老師為大家推薦了以下語料庫網站:

    1.英語語料庫(https://www.english-corpora.org/)包含BNCBritish National Corpus)、COCACorpus of Contemporary American English)、COHACorpus of Historical American English)、iWebThe Intelligent Web-based Corpus)等不同語料網站。


    英語語料庫((https://www.english-corpora.org/)

    2.漢語語料庫:例如語料庫在線 (http://www.cncorpus.org/)、北京大學中國語言學研究中心語料庫 (http://ccl.pku.edu.cn/corpus.asp)、北京語言大學語料庫 (http://bcc.blcu.edu.cn/)

    語料庫在線(http://www.cncorpus.org/

    北京大學中國語言學研究中心語料庫 (http://ccl.pku.edu.cn/corpus.asp)

    北京語言大學語料庫 (http://bcc.blcu.edu.cn/)

    3.語料庫背景下的智能翻譯軟件:例如百度翻譯(https://fanyi.baidu.com)、騰訊翻譯君(https://fanyi.qq.com/)、有道翻譯(http://fanyi.youdao.com/)、DeepL翻譯(https://www.deepl.com/translator)、Google 翻譯(https://translate.google.cn/)、微軟bing翻譯(http://www.bing.com/translator/)等。

    百度翻譯(https://fanyi.baidu.com

    騰迅翻譯君(https://fanyi.qq.com/

    有道翻譯(http://fanyi.youdao.com/

    DeepL翻譯(https://www.deepl.com/translator

    谷歌翻譯(https://translate.google.cn/

    微軟bing翻譯(http://www.bing.com/translator/)

    生活在這樣一個智能時代,馮老師也對學習外國語言文學的大家提出了一些期許。首先是跨學科研究。當下僅站在翻譯角度研究翻譯已經遠遠不夠了,我們要學會與鄰近學科,甚至是跨過一級學科與其他學科領域結合。第二則是要緊跟時代、與時俱進,如學會使用語料庫,了解最新的研究動向。最后,我們還是要不忘初心,認識到現代科技應當是作為輔助工具為研究外國語言文學服務的。

    SISUers

    ——作為大一的新生,這次講座讓我受益匪淺,我對翻譯研究有了基礎且全面的了解。而且馮老師的講述生動有趣,引經據典信手拈來,許多例子都讓我幫助我理解得更透徹。其中提到的宗教翻譯也讓我印象深刻,中西文化差異很大,我們作為譯者不僅僅是要傳達語言,更要做文化交流的使者。這也要求我們不僅要提升我們的語言能力,更要擴大知識面,多去了解并尊重不同的文化。

    ——馮老師的這次講座從傳統翻譯到前沿研究都有覆蓋,也讓我了解了許多新的研究方向。比如語料庫,在這樣一個大數據的時代我覺得這樣的這種類型的研究十分有意義。我們作為新時期的外國語言文學專業的學生也的確不應當再局限于語言本身,而是應當開闊眼界,緊跟時代,開拓更多的研究新領域。

    ——這次講座讓我體會到了譯者的重要性。從古到今各個領域的交流都離不開譯者,不論是經濟貿易、文學作品還是外交工作,譯者完成的任務都不僅僅是語言的轉換。在倡導“中國文化走出去”的今天,我也意識到了我們作為外語專業的學生應當肩負起文化交流的責任,貢獻自己的力量。

    據悉,外語學科新生學術引領計劃通識教育系列講座由外語學科院長系主任聯席會發起,教務處主辦,日本文化經濟學院、英語學院、德語系、語言研究院、東方語學院、國際教育學院、高級翻譯學院等7個學院輪流承辦,講座圍繞外國文學、語言學、翻譯學、比較文學與跨文化研究、國別與區域研究等外語學科五大研究領域,邀請知名專家學者與大學新生分享他們的認識、感悟和觀點,在幫助學生提升外語能力的同時,更進一步了解這五大知識領域,掌握基本的學術研究方法,奠定高端外語專業人才所必須的堅實基礎。講座自1030日起每周五在上外松江校區舉辦,面向以新生為主的全校學生開放,2020年秋季學期的七場系列講座已全部結束,后續會將講座視頻以微課的形式上線。

    外語學科新生學術引領計劃通識教育系列講座內容(總海報)

    來源:教務處、高級翻譯學院

    攝像:信息技術中心

    編審:張蕾

     


    返回原圖
    /

    王者彩票